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腾龙国际客服-13187589555> 母婴亲子> 有种爱,是一部无字情书
有种爱,是一部无字情书 0 4
BHBj23sbd1 6

等级: 金牌会员

发帖时间:4 天前
4次查看
初始
  
  我和谷雨相识于利物浦。我在那里为杂志社拍一组图片。
  
  利物浦是座不夜城,现代高楼鳞次栉比,到处散落着古典建筑,它们全都以贵族的姿态提醒着初来者,与我这次的拍摄主题——时尚与古典,不谋而合。
  
  也许是空气太过闷热,我端着尼康却总抢不到最好的光,始终没有拍到投资方想要的照片。当天的摄影任务结束后,所有的人都去了夜店狂欢。我独自回了马修街上的一家酒店,喝着闷酒,当杯子里的朗姆酒快喝完时,一个男人的侧影吸引了我。
  
  他靠在一根罗马柱上,在煌煌的灯光下如徇徇书生,衣袂整洁更衬出了他的温和儒雅,宽阔的额头下有一双带笑的眼睛,含蓄内敛,和那些棱角如斧钺劈成的欧罗巴人很不同,我赶紧对焦“喀嚓,喀嚓”。
  
  少顷,他发现了。
  
  “小姐,你是在拍它吗?”他指着刚才他靠着的罗马柱问我,大概是我戴的中国式耳环出卖了我,他直接就对我说着中文。
  
  他的话把局促的空气驱散了。我笑了,解释自己的行为,对他说如果照片合适,希望能刊登。“当然,版权费是有的。”最后,我找他要名片,私自许诺,但明显有些底气不足。
  
  他微笑着看了我许久,递过来名片,“我相信你,照片就先放你那。”当我知道他是某跨国公司中国地区的C00(首席运营官,运营总监),和我在同城后,暗自咋舌,世界太小。
  
  再见谷雨,我已丢了工作。我跟他说照片没被杂志选上,但希望他能把照片提供给我参加一个摄影比赛。
  
  “成啊,要是你一举成名了,可别忘了我这个模特啊。”
  
  他答应得爽快大气,没有用怀疑的眼光打量,也没和我计较费用,这让我有点感动。
  
  “那我先谢谢你,要不,我先请你吃顿饭吧。”我这人就这样,他越是不斤斤计较,我就越是觉得欠他很多,不为他做点什么就浑身不自在。谷雨大概也看出了我的这根筋,答应了。
  
  我自作主张去了绿茵阁,菜不甚可口,酒却喝了很多。谷雨听我发了一晚上牢骚,我把小半生的不得意几乎都倒给了他,最后吐得一塌糊涂。
  
  不知我醉酒后说了些什么,反正没几天,谷雨给我打来电话,说帮我联系了几个拍摄工作,让我去看看。工作很简单,酬劳却不菲,以我的资历,很难得到这样的工作机会,更重要的是,这些工作让我结识了几家大图片社。
  
  我知道,他帮了我。我从心底里感激他,他搭的台,我一定要好好唱戏,我努力地工作,想着不能丢了他的人。我明白,这努力不光只是想感激,也是想让他更注意我。
  
  他很忙,约会的时间很少,但每一次都如钟杵撞心。我们看画展,知道他画得一手好油画,而我也爱在绘画里找灵感。我们去影院,同时选中了观者寥寥的文艺片。去私人酿酒厂,制作只属于我们的红酒。在书吧里隔着书架凝视时,他的腼腆躲闪似乎暴露了什么。但我们从不去中餐厅,他也不陪我逛街,我想,这大概是他的癖好吧。
  
  我有种感觉,他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。
  
  真相
  
  一次午夜里,睡不着,打电话给他,那头却是个女人,我一恍惚,那边就挂了电话。
  
  之后我们没有再联系对方。我等着他的电话,不敢冒失,他却一直没打给我,隐隐感觉就要失去他了,难道他真是个花心的人?
  
  几天后。我去找谷雨,想给他个惊喜——两张去大堡礁的机票,我为他在利物浦拍的照片获奖了。寒冷的季节,一起到温暖的南半球看大海龟可是件浪漫的事。
  
  我喋喋不休。他讷讷站着。许久冒了一句话:“对不起,其实,我已经结婚了。”只刹那,我耳朵里塞满了《勇气》MV里男主人公一脸遗憾的旁白:“我是已经在美国结了婚的Bartender。”
  
  埋首无语,我不怕难堪,但我遗憾从未表达过自己。现在我还能怎么说,祝你们白头到老,永结同心?只是,我没有看错。他不是个乱情的人,他的尴尬是因为有责任,是我们选错了时间相识。
  
  我更努力地工作了,爱会让人对自己残忍,我不知疲惫,一人做两人的工作,只因我的爱无法大方地给爱人。我像只水壶,里面的水沸腾了,却没有地方承载,我知道,只要关了火,这份爱就能自生自灭,但我已经爱了,只能继续下去,任由沸水满溢,皮开肉绽,满目疮痍。
  
  约定
  
  我在疯狂工作了一段时间后,终于病倒了,生病的人更容易滋生冲动,我无法控制地去了那家画廊。
  
  他也在那里。很自然,不需要商量,我们去了电影院。上楼时,一个男孩冒冒失失地撞到我,我一下子无法支持,谷雨一把搂住我,握着我的手再没有放开。荧光下的小厅没有什么人,我们窃窃说着话,他说他太太是他导师的女儿,事业心很强,经常在各种公共场合露面,在这座城里很风光,她一直以有谷雨这样能干的丈夫为傲,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很少,路越走越背离,虽然感情慢慢在变浅,但哪对夫妻不是这样呢?毕竟是他太太,而且也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他,人一到30岁,一切都会变得世俗,也许能找到个相见恨晚的知己,可又能怎样。
  
  听着听着,我疼惜地抬手摸他的脸,他像一轮悬月,寂寥地挂在天幕里,我想抚摸他,却始终够不着,我只能仰视,竟在他怀里睡着了,很久都没有睡得这样踏实。
  
  一觉醒来,发现躺在了医院里,原来我晕倒了。
  
  “答应我,别对自己残忍,不值得。”他靠在我的身边,眼睛红了。“值得。”我笃信。“这样没有将来,我不能误了你。”我摇着头,使劲撑起身体,“在心里给我留个位置,让我看着你,一直看着你,你不答应,干脆现在就要了我的命。”
  
  谷雨搂着我纤瘦的手臂,犹豫着答应了。我们冒着大不韪,用心灵约会,这种小小的刺激一旦成瘾,就很难戒掉。我们太快乐了,有些时候,我几乎就想要李代桃僵,但我告诫自己,能在他身边休憩一会,就已经是福气,不要贪心,破坏了这美好,更何况,我只想做到二点五,从未想过要做三,这是我保留的最后尊严。
  
  因为,每次都想着怕是最后一次,所以就有种残缺的猛烈,我炙热地燃烧着自己,而他总有种背叛的懊悔,看着他这样,我有些恨自己。
  
  不久,我接到个女人的电话,有个大型晚宴,邀请我去当摄影师。
  
  入夜,意外看到了谷雨,正当我犹豫着要不要打招呼时,他也看到了我,冲我笑笑要过来。突然,一个穿黑色晚礼服的女人,从后面挽了他的胳膊,谷雨也有些意外,那女人云鬓高挽,明眸善睐,一进门就不断和人打着招呼。
  
  原来她就是谷雨的太太,她是那么光彩照人,她在宴会上发言,只一声“大家好”,我浑身就在颤抖了,就是她,是她邀请我来晚宴工作的,她发现了我的存在。
  
  果然,不多久,趁着谷雨接电话的空挡,她过来了。说的什么,我不记得了,总不过是那些话,最后,听得我冷汗森森,但我不怪她,是我的错,只要不伤害到谷雨,要我怎么样都可以。
  
  我走了,如轻风拂面。
  
  我给谷雨留了信,是用樱桃汁写的,我认识他时正是樱桃结果的时节,樱桃汁的颜色不长久,正如我们的爱情,但樱桃的绚丽却会结在我们的心里,几年后当字迹模糊时,这封无字情书就可以陪他到老,不会给他带来丝毫的麻烦,这便是我的愿望。
        北京皮炎医院那家好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评论

本版积分规则

回复